Hillda_Siren

【fgo片段灭文】喜欢上和父亲很像而且是个武痴的男人……

       总的说起来,大概是子胤开始意识到喜欢上李老师之后,自己又变回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样子”,于是咬咬牙开始构筑心房,把李老师从心里一点点挖出去。

       大概是BE了?因为在我看来,子胤最厌恶的大概就是开始妥协放弃自我的那个自己吧。为了某人的目光多停留在自己身上,为了他的肯定,而舍弃了自我,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子胤姑娘最讨厌的吧。

======================

      “笑那么大声,像什么样子!女孩子要庄重!”当时,自己是在和师哥讨论什么来着?是在学校遇上的趣事还是别的什么?自己已经记不清了,记忆力只剩下父亲那张板起来的脸。对了,好像师哥开始拿糖葫芦逗自己笑也是那年的事情……

      “嗯,你穿黑色的长裙很适合。”最近,怎么开始习惯换上长裙了?好像是因为那个人说过几次喜欢看自己穿裙装的样子……明明战斗起来不大方便啊?训练场,自己已经多久没有和大家一起战斗了呢?好像很自然的就站在那个人的身后,看着他战斗。好奇怪啊,明明自己曾经……站在整装镜前的女人抬起头看着镜中的自己,白色的衬衣、黑色的淑女长裙,黑色及肩的长发不再利落的束起而是柔和的披散在肩头,这种温柔婉约的感觉,已然和记忆中那个一直微笑着,端庄娴雅的母亲……没什么两样了。

        女人愣住了,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镜中的人努力的想要上扬唇角露出曾经拥有的灿烂的笑容,然而几次努力换来的都只有僵硬的弧度。这是自己么?怎么又变回那种笑容了?因为他也像父亲一样皱眉看着和别人放肆大笑的自己?

       怎么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猛然攥紧的拳头用力的砸向了镜面。

       随着清脆的破裂声响,女子收起了挥拳的动作,转身找出毛巾简单包裹因击碎镜面而鲜血淋漓的右手。之后,她换下了身上的长裙重新穿起黑色的长裤,将衬衣的衣袖整齐的卷起,露出紧实的小臂。

      “前辈?怎么了吗?我刚刚听到……”

     “没事的,玛修。刚刚不小心把镜子弄碎了。帮我包扎一下吧。”

       女人转过头,看着敲门进来的少女笑笑,却不想那少女在看到女人的笑容之后愣了一下,“怎么了?”

      “……前辈眼睛里的光芒……嗯,可、可能是我多心了。”

      “啊,没关系。”女人的笑容更灿烂了些,“我也觉得这样神采奕奕的样子比较适合我呢。”

      “啊!前辈!你的手!我马上拿医药箱过来!”回过神来的少女急匆匆的跑开,留下女人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发呆,半晌,女人终究是苦笑着摇了摇头,抬起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擦了擦眼角。

        这么大动静,连玛修都……

       “喂,master。没事吧?”

       “没事。刚刚不小心把镜子弄碎了。”果然不是他……不过,也没什么关系了……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女人笑着摇摇头,对着门口聚集过来的从者们挥挥那只没有受伤的手,“亲爱的们,咱们能先想办法处理处理我这只受伤的爪子嘛?好疼的诶!~”

      “master你是笨蛋吗?啊啊!药箱在哪里?!”

      “呜啊,你怎么把这里搞成凶案现场的啊?”

      “诶嘿~一不小心又开启作死技能了嘛~”

        一切如常。

        是时候,剪除对自己生长不利的影响了。



【???】

标签:BG
评论
热度(2)
©Hillda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