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lda_Siren

微博【天3】段子整理 至6.23

莫玉)莫非云准备就寝的时候却意外地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小小的云麓姑娘有点迟疑站在门边,“爹…”。莫非云回想了一下这孩子的名字,“迟安,怎么了?”“爹亲,爹亲身体很冷,看上去很难受的样子…哥哥不让我来找你,但是他去叫大夫了…爹,怎么办?”“迟安,带我过去”


“齐英,修烈,锦炎,你们记住,比我和泰繇先死的话就是不孝。”挡在三个孩子身前的荒火汉子握紧了手中的长刀,之后义无反顾的冲向了前方肆虐的黑龙。映射出此番情景的水镜顿生波纹,随后镜中的景象消失无踪。但立于镜前的短发天机青年已然握紧了双拳,“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任务,我接下了!”


太虚♂X荒火♀)面前的山洞中一片漆黑,没有人知道穿过这里会遇见什么。“如果那人所说如实,我就必须回去。他是我爹亲…我来阻止他。”太虚青年回身看了看神色复杂的其他人便准备走进那个神秘的洞穴。“寻之,我跟你一起。”青年微凉的手突然被紧紧的拉住。红发的荒火姑娘眼神比无比坚定,“一起!”


天机X荒火)“听说,那个云麓,比我温柔,比我腰细……所以你要分开?”“…………”“来,你过来,我敦死你再自杀!”“……媳妇儿,别闹。这个梗已经过时了。”


天机X荒火)荒火低着头仔细的将厚重的胸甲贴上天机的胸膛,再将锁扣一个个绑好。天机抬着手臂任荒火为自己一件件穿上重铠,胸甲,护腰,臂甲…穿好了一身重铠的天机气势逼人,身上坚硬的甲胄紧密贴合身体却又不至于造成不适。荒火端详了一下面无表情的天机,转身刚要走,却被拉回了怀里,“我会小心”


太虚♂X荒火♀)“太虚观的弟子,都有心魔。我也一样…我在幽州出生,你应该很清楚这代表什么。”一身道袍的少年抬起头阴沉的凝视着面前一身火红的荒火姑娘,从第一次见到她开始,自己就不断地利用她为自己达成一些“小小的心愿”。现在,自己必须下个决断了。荒火姑娘咬咬下唇,还是伸手抱住了少年


(原梗:O没品图)(陆张)“陆南亭!十八年前,君何愧!”少侠眼见着那位魔君已经红了眼直冲弈剑掌门举剑杀去,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却不想那魔君胸口突然闪动着盈盈红光,整个人也僵在了陆南亭面前。就这时,陆掌门的胸口也呼应一般的闪动着蓝光,曾经的师兄弟对视一眼,面红无言


莫玉)哪怕仅仅只是扶着身下人紧实的长腿,那种莫名的寒意也透过肌肤传达给了自己。“不希望他死去”,这样的想法促使心脏强烈鼓动着,让身体也有所行动。强势的伸手按住意图反抗的双手,莫非云没有任何犹豫的吻住徒弟微冷的唇。舌尖不断舔舐着嘴唇的同时,手指则在紧闭的幽口处暧昧的刺探按压着…


#陆张#“不!陆南亭你不能这样!!”张凯枫几乎是挣扎着想要躲开猛地向自己扑过来的师兄,“大家…不,不行!”“师兄你快住手啊!”一旁的天草和瞬漆想架起大师哥却被对方以惊人的蛮力掀开了。难道没有人能阻止他了么…张凯枫有些绝望的扭开头闭上了眼睛…“好!麦克风到手!南雄去把我的歌切上来”

事后,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张先生表示:当我那个喝高了的师兄拿到麦的一刻,我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你说你喝高了也就算了!你还抢麦!你还麦霸!最重要的是……你丫唱歌跑调!!!!#


陆张)恋人深陷情欲的模样实在是非常动人,以至于陆南亭乐于克制自己的欲望,先满足某位魔君……舌尖不断扫过顶端的细缝,不断搏动的肉块诚实的袒露着主人的状态。这样呻吟着绷紧身体的凯枫真是香艳美味。紧接着,温热苦涩的液体溢满口腔。这无上佳品自然需要全部咽下…“凯枫,今天也要多谢款待了。”


剑虚百合)“笨蛋,要是你出什么事儿,我怎么办。”往日里英姿飒爽的弈剑妹子看着一身细小伤口有些狼狈的太虚道姑,第一次红了眼圈。“可是…我不是没事嘛。”年轻的道姑歉意的笑笑却被弈剑妹子扑到了床上,层层叠叠的道服被粗暴的拨开,柔嫩的花穴被吸吮的刹那快感直冲脑门,“阿渺…慢,慢点…嗯…”


天机X弈剑)“你爹亲一定想杀了我。”短发青年有力的臂膀稳稳的托住衣衫有些凌乱的弈剑青年,热切的吻不断的落在弈剑青年的脖子和胸口,“能撕裤子么…”“齐英…我想要…”长时间的担忧化为汹涌而来的情欲,弈剑青年几乎是毫无廉耻的贴着恋人磨蹭扭动,裤子被撕开被深深占有的一刻,心里终于安定下来


(魔芋)如果时间倒退,陆之尚绝不会选择那天早上去师父的房间。甫一推门就发现房间里的香味甜腻迷人,而床上交缠的身影则让陆之尚惊出一身冷汗后马上安静退出房间带上房门。“师父…好热…”被香味诱惑的人难耐的扭动着腰肢,努力用水淋淋的小口吞吐着涨硬的肉块,“玉…”男人终于忍不住再次吻上徒弟


(狄戎X龙巫)“我只是来确认签订条约之后,玉心侯是否勤勉治下。”一身碧蓝巫服的龙巫青年冷冷的凝视着对面高大的雄性魔族,“还请护城使统领大人让让。”“司谶…”魔族男子有些焦躁的皱起眉头,“你怎么这么久没来?”“龙巫宫事务繁…”“司谶,我需要确认一下你身上有没有其他雄性的味道。”

“诶?听说司谶和你一起来的?他人呢?”“大概在你哥床上吧。”“…………手,手指……”“嗯?要停下么?”“……继、继续……”


(天机X荒火)白皙紧实的大腿上满是黏腻的白浊,张开的双腿间更是能一目了然的看到释放后垂软的性器和不断流出大量体液的红艳穴口,喘息着的荒火抬手擦了一下嘴角,对着俯身盯着自己的天机伸出了手,“泰繇…你射进来的全流出来了诶。”天机汉子眯了眯眼,猛地将荒火翻了个身狠狠按出,“一定喂饱你”


(天机X荒火)“你他妈的不要再揉了啊!”过度的羞耻感让一向直爽的荒火汉子也扭开了头,“我好不容易拿到赤炎套装…我不想被师哥他们笑!”亲吻着荒火汉子白皙胸膛的天机汉子闻言抬头,手指却依旧恶意的拨弄着荒火充血挺立的乳尖,“手感好。”“不要在胸口上,随便…”天机笑着轻咬上了荒火紧实的大腿


#太虚道长X荒火娘#如果不是意外迷路,自己也不会遇上那团火焰。“道长你要是冷的话,我再去找点干柴来?”“在下…”“我包里只有这个了,你们修道之人应该会吃这个的吧?”篝火映照着那姑娘灿烂温柔的笑容。即使是一向习惯了淡然面对一切的自己,心里也觉得暖暖的,“多谢。”“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啦”


#大约是预告#彤一直觉得,早在自己踏出熔岩三殿临危受命成为荒火教掌门的那一刻起,就已做好准备经历风雨。只是…自己没想到,这次要面对的考验竟然是——“呜呜呜,阿娘,好可怕。阿梦和姐姐找了你好久。爹爹也不见了。”抱着自己小腿的小姑娘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而一边的魍魉小团子好像也红了眼圈


(天机X荒火)这一队妖魔根本没想到会遭遇到这样近乎疯狂的抵抗,那一群天机营将士几乎是山一般的压过来,更可怕的是在天机们结束第一轮攻击之后。一群红衣灼灼的荒火教弟子居然在天机之后冲了出来。疯狂的吼声和夹杂着火石的攻击让妖魔们本能的后退,“荒火在此!还有谁!”这就是我们一生执手的信念


#荒火&云麓亲情向#“放开我嗷!弟弟!我错了!我再也不提你跳舞的事情了!!!”红发的荒火叫的凄凄惨惨,然而站在他面前的仙君却冷着一张脸,“我鱼唇的哥哥哟……你不觉得为时已晚了么。而且……我并不觉得切丁丁舞能比踢腿好到那里去啊……火天罚!!!”“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3+剑3#一边是小天机带着拜入荒火教的弟弟,一边是天策府的汪汪耳小正太拉着红球球兔子的弟弟…“和弟弟不同门派的才好玩!”“我家弟弟能和我一起骑马!”“我弟弟还能玩洗衣机!”“但是我弟弟的红球球兔子耳萌!”“我弟弟才可爱!”……弈剑团子和藏剑山庄的叽太不约而同的扶额:“弟控够了”


#天下3+剑3#多年以后,天机汉子伸手拉住了弈剑青年,而不远处,天策府的年轻将军正与藏剑山庄的青年共乘一骑…“都跟你说了,我媳妇儿才是真!美人!”“我们家这是白富美!”“我们家的能御剑你们家的能么!”“我们家的有钱,你们家的有么!”…“又开始了…”一边的荒火汉子和另一位军爷默默扶额


【520天下HD】应龙酱一直觉得有点奇怪,现在那些天机营的弟子,为什么总有几招看起来不像是天机营的招式呢?“啊?因为我爹亲是荒火教的弟子呀。”“我爹亲也是~听说他还是被爹爹一路扛出荒火教的!”“我麻麻也是荒火教的!”……“臭小子们!天机官配应该是云麓啊!我和女魃才是恋人!”

#路过的祝融非常淡定┑( ̄Д  ̄)┍:胸大腰细屁股翘,带着野性的美感这些都是自带天赋好伐~怪我咯~~~#


#母亲节应景#很多荒火师兄弟还记得,那年冬天,那个红发被寒风吹得凌乱不堪的荒火汉子抱回了一个婴孩。后来,孩子渐渐长大,荒火汉子也拿出了十万分的耐心教导他,即使是在得知小团子加入天机营时,荒火汉子也只是尊重了孩子的决定…“齐英,这啥?”“斐胥爹亲,母亲节快乐!”#荒火爸爸哭着跑掉了#


俯身趴在床上的男人难耐的喘息着。带着汗水的背上,火焰形状的图腾好似更艳丽了几分,连带着也趁着男人结实的腰背更加白皙。“斐胥,再来一次吧。”才从前线归来的天机汉子俯下身,拨开身下荒火汉子散乱的红发,慢慢的轻吻着他的后颈,“你他娘的憋疯了吧。”荒火汉子翻了个身,伸手拉下天机狠狠吻住…


“我家的是云麓大美人儿,胸还大。”“我家的荒火胸也不小,虽然不是女人,但是也做得一手好菜!”“我家的小道长也是生的水灵…”篝火边,一群天机营弟子扯开话匣子倒是荤腥不计,连几个性格直爽的女弟子也加入其中,“我家的冰心大叔每次见我受伤,脸能黑成,这样!”“咿!这样说来还是我家的好!”


这天,大家有幸目睹了荒火教漂亮的掌门黑着脸连续几招仙魔俱灭追杀魍魉掌门的场面。究其原因……#从此,无论荒火的汉子还是妹子,经常会被其他门派偷偷的……私下备注昵称# #有容奶大# #令人意外的是,被悄悄备注这样昵称的,荒火汉子居多#


(策丐+天荒)“前辈QAQ,那个军爷摸我胸!”荒火默默的看着扑自己怀里泪汪汪的大胸黑长直丐哥,开始纠结要不要告诉后辈。身为荒火的自己也经常……“那边的丐哥理我媳妇儿的胸远点!那是我的!”#其实,我们是大胸组#


因为他父亲的反对,他放开了那个天机汉子的手。他不明白,为什么身为父亲之一的那个荒火会那么执着的反对自己成为那个家的一份子。后来,他遇上了英姿飒爽的师妹,兜兜转转,还是成了亲。再路过天合关的时候,远远地看见那座曾经的宅邸,意外的是,那里竟已荒废。“这家子啊,听说是都死在战场上啦…”


“齐英,你觉得我做错了吗?”荒火擦拭着面前尸身脸上的血痕,并没有回头看儿子一眼,“那年你叔叔和他冰心堂的师妹成亲,我才答应你父亲的求亲。因为我清楚,除了他,我已是孑然一身。直到后来我们有了你……”“爹亲,我没后悔,无论是进天机营,还是任由他离开…至少,他还能仗剑江湖快意一生啊。”


荒火集中注意力聆听着门外街道上的动静,待到妖魔怒吼叫骂的声音逐渐远去。他才低下头看着怀中厚厚的襁褓,“要不是你个小家伙,我早冲上去了……”荒火汉子皱着眉头盯着兀自睡得香甜的婴孩,“回去还是把你交给教里的阿婆照顾好了……”说着,荒火汉子小心的抱紧了襁褓,背上长刀,往九黎城奔去…


“不怕哦。不怕哦。”穿着背带裤的小男孩拉着自家“小媳妇儿”的手,“亦绥,不用怕。打预防针而已。我陪着你就不那么痛了。”“齐英哥哥……”“不然,等一下我拜托叔叔给你打轻一点好了。”被齐英拉着小手的陆亦绥眨眨眼,决定还是不松开小哥哥那只掌心冒汗湿漉漉的手比较好……


出身荒火教的汉子身上总会有个火焰形状的刺青。定景海偷瞄一下站在一旁的银发荒火汉子,不同于几个荒火师弟,尹寒山的火焰刺青正好在眉心。真真是带了煞气又莫名勾人…“你看什么呢?”银发荒火自然发现了身边天机凝视自己的目光。定景海笑笑,伸手在荒火汉子屁股上拍了一下,“我家媳妇儿可好看呢。”


(HD+端游)小天机团子长孙齐英比起自家天机爸爸,更黏荒火爸爸一点。究其原因…“齐英,我回来了!让爹亲看看你是不是瘦了!”“爹亲我…!!呜呜…”被迫埋胸快窒息的天机团子第N次挣扎未果。当晚,HD区论坛上…【我家荒火老爹很喜欢给我厚实的拥抱但是我快被他的胸肌挤死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评论
热度(1)
©Hillda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