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lda_Siren

【天下3】应该是最后的段子整理了。拜拜

#陆张#(枕头战)陆南亭刚推开门就被迎面飞来的一个枕头砸中。在房间里闹得天翻地覆,用枕头互殴的两人还不知道已经大难临头。“萧逸云你这个捣蛋鬼!都是你的错!”“明明你也有份!是你说要整瞬漆师哥的!”…陆南亭默默的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脸黑的堪比锅底的师弟,“应该是萧逸云的主意…”“真偏心”


#陆张#“什么?上次的乐谱?我找找啊。”张凯枫一边接电话一边习惯性的将手里吃了一半的甜筒递给一边看新闻的陆南亭,而当某人结束电话回来想要回冰淇淋的时候……“哝。”面对只剩下一小截蛋筒的冰淇凌,某人自然是扑向师哥要求赔偿了……


#陆张#“早,老爹,小妈,师哥…”明显睡眠不足的某人拿着头冠坐到了饭桌上,“昨晚上下副本的小流氓表现如何?”陆南亭一边帮张凯枫盛粥一边随口问了一句,“将就吧,打到我那儿的时候扑街了不少。” 接过米粥的张凯枫小心的试了下温度才放心的喝了一口,“小妈,KFZ说是想让您醒过来了诶。”


#云麓哥哥X玉心#“不担心,我会好好跟师弟沟通的。”青年温和的笑着倾身在魔族少女的唇上亲了一下,等他转身面对一众师弟的时候,那红色的瞳仁正闪着冷冷的血光,“师弟,我说了我只是带着我夫人回家探亲。我夫人虽然是北溟人士,但现在既已嫁我为妻。我自当护她周全……你们,明白了么?”


#莫玉# “哈喽~新妻,和你家莫老师的马尔代夫蜜月感觉如何?”“张凯枫你很闲么?”“关心一下‘老同事’嘛。好歹是我介绍的旅游公司…”感觉到背后环抱着自己的人在大腿上游移的手,某位老板不经意抖了一下,很快,连敏感的耳垂也被含住…“不说了!”手机被扔开之后,房间里只剩亲吻和床铺的吱呀声…


#成王X玩家#“你还是来救我了。” 青衣的冰心青年微微皱眉看着颇为狼狈的男人,“成王殿下…”“事已至此,你还要叫我成王殿下么?成王不是已经死了么。”男人用力拥住青年,“这世间只剩下殷华了…少侠你可别,抛弃我啊。”青年愣了一下,最终还是伸手拥住了男人…“所以,你能把手从我屁股上拿开么”


#莫玉# “我爹亲说,只要发现不怀好意的人,就可以先下手为强。”身着云麓门派低级弟子服的小姑娘拉着小哥哥的手,竟一法杖刺穿了为首那土匪的胸膛,“还有谁想成为下一个?”拉着妹妹的小哥哥穿着太虚观的弟子服,手中的利剑泛着冷光。莫非云远远望见那两个孩子,心中诡异的熟悉感怎么也挥之不去


#天机X荒火#听到院子里有水声的时候天机汉子加快了脚步,那荒火汉子伤还没好全…等他走进院子,正见着红发的荒火将一桶水自头上浇下。被浸湿的红色长发以妖娆的弧度紧贴着荒火饱满的背脊和臂膀,额发上低落的水珠自荒火的胸膛上滑落,最终隐没在荒火结实的腰际…天机突然觉得,今日的日头着实有些大了


#天机X弈剑#(你们知道是谁家小谁!)枕着弈剑大腿的天机汉子长长的出了口气,抬手擦去自己脸上的血污,“你男人没事儿。别掉眼泪。”“那是因为我身自在学得好!”弈剑青年漂亮的眸子里盈着水汽,拉着天机的手不自觉得握紧,“你要敢死,我就杀进幽都……再杀你一次。”“说什么呢,我可舍不得你。”


#天机X弈剑#(咳咳) 从小到大,长孙泰繇自认为自己很难得对儿子发火。不仅是因为父子俩驻地不同,更因为在家里,往往是斐胥对儿子管的严点。不过这一次……“长孙齐英!拿上你的兵器跟我去校场!”“老爹你消消火!我,我不知道…”“那是我要送给你爹亲的红玫瑰!!你知道我昨晚上被他揍的多惨么!”


#天机X荒火#初夜之后清晨总是恋人们温存的时候。一开始长孙泰繇也确实是这么感觉的。看着荒火汉子火红的发在枕上散开,比起别的荒火略白的身子被自己紧实的搂在怀里,心里别提多满足了。但就是有人要煞风景…“泰繇…”“什么?”“荒火教生命不息,战斗不止。所以…你要是死了,我会紧接着冲上去。”


#天机X荒火#(睡姿)认识第一年:地铺各睡各的;认识第二年:小客栈一张床两个汉子挤的别扭;认识第三年:天机半夜醒来,看着对面床上的沉沉睡去荒火到晨光微曦…认识第五年:两具结实的身躯紧密贴合,抱得那叫一个紧;认识第六年:睡得迷迷糊糊的荒火习惯性的将手放到天机胸口上感受那强有力的心跳…


#天机X荒火#就在其他平行世界甜蜜的时候。主线世界的尉迟斐胥在长孙泰繇面前被妖魔刺穿胸膛,而那时长孙泰繇还没有告知斐胥自己心中对他的那份特别的感情。荒火师哥尹寒山力战妖魔,力竭而死。死时,身上龙阵犹存。那是天机师哥定景海在生命最后一刻最后给尹寒山加上的。白色的曼陀罗最终在战场上凋零


#陆张#(现代篇)在圈里小有名气的音乐人张凯枫,出人意料的推出首张个人单曲。在书店看到CD专辑封面的时候,侦破过好几起重大案件的陆大队长手竟在发抖。那张CD封面整体呈现出一种黑暗的基调:身着黑色休闲服的张凯枫坐在阴影中,眼神空洞的扶着头上的录音耳机。“你想起来了。”陆南亭转过身看着那人


#天下3#说来着已经是第五次还是多少次做荒火的新手任务了…然后…“啊,那边的七夜先生您骑着黄泉不系来我们荒火闹事是不是觉得自己屌屌的哦?是啦,您也是蛮拼的,不系这个月又被卖了几次了?您还有私房钱再给它赎身嘛?对了,您不是前几天还挂在盘子上嘛?听说您王子病很严重啊,听说您情债一堆啊”


#天机X荒火#说来,这应该是姜意云第二次看到那个天机和红发荒火联手。杀入敌阵的他们没有任何交流却表现出了惊人的默契。荒火向前突击,脚下的龙阵就没有断过。天机在掷出盾牌的同时,荒火也会第一时间站在天机身边与他背靠背。看着这两人默契的配合,就连自己也不禁热血起来……


#天机X荒火+苍云X天策#“啊!前辈!”扛着天策的苍云开心的冲扛着荒火的天机挥挥手,然后顺手拍了拍某人的屁股“这是我家媳妇儿~经常骑马,屁股大!”天机很淡定的点点头,顺手掀了一下荒火的下摆,“我这只屁股也不错,胸也大。”……第二天晚上,天机和苍云静静的,一起在院子里跪盾牌……

“媳妇儿~商量一下嘛~……亲娘咧!”苍云这边刚闪开天策的长枪,就见着天机已经被锤子砸中了……“我媳妇儿兵器比较多……”


#天机X荒火#“噗,那个穿80世界套的天机就跟个城管似的……”“噗噗。”两个小姑娘还没走出几步,突然被从天而降的巨大火石砸了个晕头转向。他们身后,刚刚放完溟炼之力的荒火气呼呼的哼了一声,“你们家城管能帅成那样。切……”#请不要当着家属的面黑大荒兵哥哥,不然……#


#天机X弈剑# “突围之后,你先去找你哥。我断后。”天机一身金甲已经染满血污,坐在他身边的弈剑青年也同样狼狈,白色的衣袍间杂着红色的人血和蓝色魔族血,早就失了平日里的飘逸。天机看着弈剑青年,最终是伸手紧紧抱住他,“要是我没回来,你就回听雨阁…”“你闭嘴,你让我等了十年,你得赔我…”


#冰心(♂)X天机(♀)# “他傻你也跟着!你脑子呢?!”“不是…我这不是没…嗷!先生您轻点儿!”军帐里,几位天机营的年轻将军想笑又不敢笑。因为那黑着一张国字脸,凶巴巴、胡子拉碴的,是冰心堂一位师兄。而那被揪着疗伤好似被欺负的小媳妇儿的…正是天机营年轻有为的女将军,也是那位师兄的夫人



评论
热度(1)
©Hillda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