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lda_Siren

【天下3】段子上新(至1.28前)

#陆家# 听着老二亦绥房间传来的嚎啕,陆南亭有些无奈的揉揉额头,“这又是怎么了?”“大概是知道齐英要正式加入天机营了吧。”一旁陪着小妹练字的老大亦嘉抬头冲老爹笑笑,“上回是为了齐英哥哥和冰心堂来的姐姐多说了几句话…二哥也真是的,太黏着齐英哥哥了。”陆南亭与张凯枫对视一眼,只能苦笑


#天机X弈剑#(你们知道是谁家小谁和谁家小谁!) “好啦,别哭了。来,眼泪擦擦。”短发的天机新兵蛋子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找了块手帕递给对面的小少年,“我不是还回来嘛。又不是不回来了。”“真的?”小少年抽噎着抬头,“我必须得回来啊。不然你哭多了变成小娘炮了怎么办?”“你滚!”


#天机X弈剑#小孩子身体毕竟不比大人,季节交替的时候伤风感冒什么的也是常有的事。躺在床上的陆亦绥只觉得嗓子火烧火燎的疼,头还昏昏沉沉的。“亦绥,我来看你了。”房门被推开,门口站的正是那山下镇子里的小哥哥,“我学做了冰糖蒸梨给你吃,你吃了就能快点好起来了。”绵软好入口的梨块甜进了心里


#陆张#“小瑾,这一招要这样。”看着青衫少年一改往日和煦的笑容,神色认真舞出凌厉的剑式。房内的张凯枫笑着对陆南亭指指自家长子,“是像谁?”“亦嘉的剑式还需好好磨砺。”身为掌门的某老爹也没想太多,只是眼看着青衫少年收了剑式笑着跑向另一个红着脸扭开头的白衫少年,也明白了爱人问话中的揶揄


#陆张#时值夏季,蚊虫也多了起来。某日只穿了一身便服的某前魔君抱着家里见谁都笑的小包子出门散步(卖萌)。没想到连着好几个小流氓都一脸尴尬的扭开了视线,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张凯枫很认真的检查了自己和儿子。没有口水印,尿布也才换过。“咳,还是要节制哈。”来串门的剑圣一语道破天机。


#天机X弈剑#“放开他!”为首的大孩子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一块缩水版的天机盾牌糊了一脸,鼻血长流。其他孩子看到老大被揍,自然是放开了原先扯住的华服小孩,意图暴打那个突然出现的男孩。谁承想那男孩子抽过一边两把短扫把,把几个孩子揍得哭爹叫娘,“这小鬼以后就是我长孙齐英罩着!谁动他我揍谁!”


#天机X弈剑#“放开他!”为首的大孩子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一块缩水版的天机盾牌糊了一脸,鼻血长流。其他孩子看到老大被揍,自然是放开了原先扯住的华服小孩,意图暴打那个突然出现的男孩。谁承想那男孩子抽过一边两把短扫把,把几个孩子揍得哭爹叫娘,“这小鬼以后就是我长孙齐英罩着!谁动他我揍谁!”


#天机X弈剑#“亦绥,这个是我从我爹亲房里摸出来的。总,总之,上次说你不能和冰心堂的妹子比…我的意思是冰心堂那是妹子但是你是我要罩着的…啧!就是说!我才不会给妹子这个。你懂了没?”短发的天机纠结的挠挠头,把一朵白色的曼陀罗递给了对面愣住弈剑,“按我爹亲那边的规矩……这个我想给你。”


#天机X荒火=小天机#“长孙齐英你给我站!住!” 紧跟着某只小天机冲出门的荒火汉子四下看看,果断抄起家里晾干的腊肉砸向了自己家混小子,“那他妈的是你老爹跟我的定情信物!”“所以送我媳妇儿才有意义嘛!”已经跑远的臭小子自然是理由充分。“都是你惯的!”荒火拍拍胸口无奈的看着忍笑的某天机爹


#莫玉#(绑票):曾经有个倒霉催的人牙子看上俩粉粉嫩嫩的小孩儿想拐了回去讹人家爹妈一大笔钱财。 好吧,我们这是糖段子所以那厮必然不会成功。需要猜猜看下场么?俩萌团子,俩六岁的,粉雕玉琢软萌可爱的小盆宇。哥哥拉着妹妹的手,两人一个火天罚一个符惊当场吊打人牙子。什么?爹妈是谁?……你猜


#陆张#(绑票2-1)身为专业的人牙子集团,不能因为一个人被俩小孩儿吊打了就全军气馁! 巴蜀之地民风淳朴,小孩子应该更好拐!对对对!那边那个拉着别家小孩子手笑的阳光灿烂的小孩子!那身衣服看着就挺值钱!还一直笑的那么开心的样子,一定……“叔叔,身为听雨阁少主,收拾人牙子也是我该做的哟~”


#陆张#(绑票2-2)不能气馁!之前的两小瘪犊子一定是意外!一定是意外!!身为专业的人牙子集团!我们要找那种基本就不会反抗的肥羊!对!就是那个站街边哭的!抓住了捂住嘴抗走…“飞云断!”“呜啊~~齐英哥哥QAQ”“铲铲!老子的小弟你娃也敢抢?不想活了哇?!”…为什么小号的天机战斗力还这么惊人


#陆张#(绑票2-3):身为专业的人牙子集团,我们要善于总结教训。这次我们专找小女孩儿下手!肯定就没那么多事儿了!那个小女娃子长得挺水灵的,就她……诶,怎么身体使不上力气?……“我是不会让什么奇奇怪怪的蜀黍靠近亦清妹妹的哟。”卧槽!这个小鬼头手里拿的扇子怎么还带针?……卧槽!!!!


#天机X荒火#“所以,你真打算找那个荒火教的小子当媳妇儿?”天机师哥揉着起了些胡茬的下巴看着自家一脸认真的师弟。“我家斐胥挺好的,又萌又会煮饭。”“小子啊,不是师哥说你!” 天机师哥勾过小师弟的脖子,“找媳妇儿要那种看就知道能让你在床上爽的!恩,比如那只银发细腰荒火,看着就不错。”


#陆家宝贝儿#“大哥,二哥跟我说我生下来的时候爹爹都没看我,是真的吗?”就算是平时表现的老成,小丫头也是小丫头,“爹爹不喜欢亦清…”身为大哥的亦嘉笑着摸摸妹妹的头,“没什么啦,爹亲怀着你二哥的时候爹爹都还说不要你二哥呢。”“…呜啊~~我是爹不爱的小孩!”今天陆亦绥也嚎啕着跑出了院子


#宝贝儿们#“亦嘉,你知道亦绥爱哭就别老这么逗他哭啦。”摸摸扑自己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小鬼的头,长孙齐英很是无奈的看着某只小少主,“我弟弟每次哭了都扑你怀里我也很郁闷的啊。”感觉弟弟被抢了的某小少主颇有些不满的敛了笑脸,“齐英,你不觉得你最近来听雨阁的次数太多了么。”“你当我想啊。”


#宝贝儿们#(接上)“要不是为了亦绥我才不来!”“为了亦绥?那你怎么经常盯着来玩的冰心堂姐姐看啊?”“什么叫经常啊?我就没看几次!那些姐姐那么漂亮我为什么不看啊?!”“…呜啊~~~~!!!”突然被怀里的小鬼哭着推开的少年还没反应过来,就看着那小鬼边哭边喊着:“最讨厌齐英哥哥了!”跑走了


#宝宝们#“大哥!我都听说了!爹亲生你的时候爹爹说……”“啊,对呀。爹爹说掐死我也要保爹亲嘛。”“………”面对着依旧保持温和微笑的大哥,陆亦绥在呆了几秒之后默默扶额。大哥你真的一点儿也不受打击么,不不不,更重要的是…“大哥,你能先放开阿瑾哥哥么?你们这么衣衫不整的面对我真的好么?”


#宝宝们#“所以说我真的很佩服我自己啊。每天不小心就看见啥不该看的居然都还没张针眼。”“二哥,我才心塞好么,家里没一个直男。” 坐在树下看书的少女抬头看了一眼爬上树朝某处远望的二哥,“别看了,看不到天合关的。”“我只是看天气!”少女偷偷翻个白眼,却在看到某个冰心堂少年时露出了微笑。


#天机X弈剑#“所以…说…你就…别想…太多…我老爹…回来的…时候…我…都…躲出来…的…” “你爹和你爹亲不经常在一起所以很正常啊。但是我爹和爹亲是一直在一起啊。”“之前…我…听说…你爹亲…很辛苦的…”“但是那也太…”路过的弈剑弟子纷纷捂眼跑掉,坐在天机背上让他做伏地挺身什么的太闪了!


#冰心哥哥X弈剑妹子#跟着家里两个哥哥出门看花灯的小姑娘左顾右盼了一番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果然和笨蛋哥哥们走散了……罢了,还是找个空旷的地方御剑回剑阁好了。反正也,没什么好看的!“那个,这位姑娘,我初次来蜀地…可以同行吗?”一身素色衣衫的男孩子脸上带了点红,对着小姑娘伸出了手。


#莫玉#作为某人的家属,天草第一次见到复生的莫非云时直觉的认为他可能力气平平。当然,也曾经跟某人谈起过:师祖看上去是有些消瘦的类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才复生。某人皮笑肉不笑的表示:那是因为你没看到师祖复活第一夜轻轻松松的把师父当小孩子一般轻松抱起来,对,亲子抱抱……


#莫玉#难得躺在床上休息的某前任二国师因身体极度不适而一时兴起打开了自己某位徒弟很喜欢的某论坛。一眼看去,什么“救命!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做了糟糕的事情!求情感咨询!在线等!急!”、“很想打死恋人的宠物炖汤但是找不到方法下手,求建议!”“恋人爱好装死,求帮助”…大荒的人,很闲嘛


#天机X荒火=HD小天机#“他说要加入天机营好像还是昨天的事情……”荒火看着跑出家门的儿子,偷偷转过身用手背擦拭眼角。“他是我们引以为傲的儿子。”天机拍拍荒火的肩,为他拭去眼角的水光。


#莫玉#《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和徒弟一个被窝而且我…》 正文:题目有字数限制的事情为什么没告诉我…不对!现在楼主手抖且思维有点混乱。徒弟他刚刚在我装睡的时候离开了房间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总之就是楼主昨晚遇到一个泡面头的家伙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然后醒来发现…我吃了徒弟!怎么办?急!


#弈剑X弈剑(?)#天干物燥的时候,人难免火气大些。“真是顽固不化。自己还不是想嫁就嫁了!简直…” 眼见着绷着脸走进房间的师弟正在气头上,某位少主倒是很淡定的呷了一口茶,起身捏着师弟的下巴就用口渡了过去,完了还顺势舔舔师弟被水浸润的嘴唇,“阿瑾,不生气了。你爹亲不同意咱俩私奔也行。”


#陆张#陆南亭不得不承认的是,张凯枫确实继承了来自萦尘的好嗓音。 一首简单的摇篮曲从张凯枫口中哼唱出来就能成功安抚哭闹不休的婴孩。“小枫唱的很好听。”从师弟手中接过婴孩的时候,陆南亭顺势侧身亲了亲师弟的脸颊。“哼,我才不会让你再施展那走调神功呢。”“你还记得啊。”“会记一辈子的。”


#莫玉#(现代篇)某位老板爱好咖啡但是家中经常会备着的却是茶叶,而厨艺不精的某老师虽然爱好喝茶但是却煮得一手好咖啡。这天某老板又把工作带回家,准备继续加班。某老师看看在书房敲电脑键盘的某老板,最后还是转身进厨房煮起了咖啡。“玉,早点睡。”咖啡杯被放到桌上的同时,温柔的吻也落了下来


#莫玉#时间已经临近晌午,可并没有人进入这个房间。侧身躺在床上的男人在一室阳光中睁开眼,看着怀里尚在沉眠的徒弟。怀里的人额前的碎发半挡住了那艳红的朱砂印,看上去人柔和了不少。他轻浅的呼吸扑在男人的锁骨上,让男人觉得痒痒的,“玉,该起床了。”男人伸手为徒弟顺开长发,亲了亲他的额头


#陆张#(现代篇)刑警队队长陆南亭先生是个十足十的老烟枪,这是整个刑警队公认的事实。可自打某位高等音乐学府毕业的音乐人进驻陆大队长的小套间后,刑警队成员们便发现某队长开始戒烟了。“因为我们家那口子说不想跟我打啵的时候一嘴苦味,还威胁我说要是我死了他马上出门给我戴绿帽”某队长如是说


#陆张#(现代篇)张凯枫站在冰柜前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巧克力口味。当他提着袋子刚走出某知名冰淇淋店没几步,又转身回去了,“再给我一盒半品脱的香草口味。”当天下午,案情分析会开的焦头烂额的某刑警队长在一干同事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淡定的从门卫室拿回了两盒哈根达斯准备治愈自己


#莫玉# 白银不考虑,黄金好像有些显眼了,那还是铂金吧…镶钻还是宝石呢?…这一款看着…会不会太普通了?等一下,那一款也很适合…“前辈,那位先生在咱们店里挑了整整一下午了诶。”“不是选择障碍症病发就是真爱…”最后,戴眼镜的男人抬头冲店员妹子们温柔笑笑,“请问,咱们有定制服务么?”


#陆张#当现如今的魔君还是个小小萌团子的时候,身为大师哥的陆南亭有空就会去看看他。小小的孩子每次看到陆南亭来看自己都会表现的非常高兴。陆南亭也乐得被小师弟亲的一脸口水……直到……某日卓君武看到了大徒弟脸上鲜明的一圈小小的牙印。那天练剑,师徒俩相顾无言……


#陆张#“我在佛罗伦萨的时候,老师教过我怎么打温莎结…”看着恋人纤长手指熟练的为自己整理衣领并打出漂亮的领结。陆南亭下意识的握住了对面青年的手,很久很久以前…好像也有谁这样细致的为自己抚平衣领…那蓝色的眸子…“陆师兄…你是弈剑听雨阁掌门,我是魔君…”…“小枫。”终于能再次用你入怀


#卓炮亲情向#长牙阶段的小孩子对很多东西都会表示出好奇,而他们表达的方法不外乎……卓君武颇有些无奈的看着躺在小床上抓着自己手指头磨牙的小小婴孩。就算心里再怎么无法接受这孩子的到来,可……卓君武小心的抽回手指,俯身抱起小小的婴孩笨拙的拍抚着,直至那孩子甜甜的睡去。


#荆彤#“你一个银行主管居然坐在路边小店吃有免费啤酒的烧烤自助。说出去谁信啊。” 与男人一桌的女孩子撑脸看着对座吃的津津有味的某人,真是不管过了多久他这个抠门的习惯都不会改掉呢,“真是对不起啊,我现在可是创业青年。没钱请你吃好料。”“没关系没关系,你请客就好,诶,请一辈子如何?~”

评论
©Hillda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