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lda_Siren

《【天下3】段子更新【截止 1.12 】》

#天机X荒火#小孩子会赖床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对此,天机爹爹和荒火爹爹的应对可谓两个极端。把儿子揪起来洗脸刷牙,给穿好衣服一路拎到饭桌前的…那是天机。把儿子连人带被子一起抱到饭桌前的…那是荒火。“…斐胥啊,儿子又靠着饭桌睡着了…”“不管他,睡过去就没早饭吃的道理多来几次他就明白了”


#天机X荒火#(新套装)“啊,这一身轻便多了。”换上了新套装的红发荒火开心的摆弄着手上的护臂,完全没注意到某只一身重铠的天机已经站到了自己身后。“斐胥,今天 …是什么颜色呢?~”被掀了下摆的荒火只觉得屁股一凉……某只天机已经大笑着跑远了,“你有本事也可以掀回来啊~”“王八蛋别跑!”




#天三新套装#新套装出了以后……魍魉和荒火哥哥们多了一项新乐趣:淡定的走到蹲在一边采集草药的云麓/弈剑/冰心/太虚/翎羽哥哥身边,“装作”没注意到的……踩住对方的下摆。然后等一会儿就能听到“呲啦——————”或者“噗通!”的美妙声音了~#哈哈哈哈,有本事你们也踩回来啊~#



#陆张# 张凯枫迷迷糊糊的翻过身,感觉有人伸手试了试自己额上的温度。“已经不烧了,小枫你今天再休息一下吧。我晚些再来看你。”染上风寒的身体有些软绵绵的,当张凯枫还是勉强自己坐起身看着陆南亭,“师哥……你过来点……”“怎么了?”小小的少年伸出手帮着青年整理起腰带,“晚上……早点来。”


#陆张# 看着被踢的奇形怪状的被子,剑阁掌门只觉得哭笑不得。自击败幽都王后,某人偶尔还是会回来小住几天,只是这年少时期就有的习惯…“小枫,把被子盖好。你肚子都露出来了。”“……嗯……”床上的人不满的翻了个身,顺手抄起枕头就扔向陆南亭。被枕头砸了的某掌门自然是……叹了口气后,扑了上去


#云麓X云麓# “师哥,我原本出身天机营,所以这个时候相较于法术,我更想用些简单的方法让你开口…”面无表情的仙君蹲下身看着被紧紧捆住双手的师兄,“关于莫非云前辈,师哥究竟是查到了什么我没兴趣知道…但我想跟师哥要个保证…”那仙君抓着对方的长发迫使他与自己对视,“跟我保证,不离开师门。”


#莫玉#对于玉玑子而言,莫非云是世间唯一的白羽。对他那种崇敬和依恋的感情,究竟是什么时候变味的,连自己也不甚清楚。在莫非云复活之后,玉玑子也曾以为只要能呆在师父身边就够了……直到某日深夜,莫非云像是下定决心般将自己拥入怀中,“我是你师父,也年长于你。这条界线,让我来跨过吧。”


#莫玉#“我想回云麓故居一趟。”听到莫非云的话,玉玑子帮着师父整理衣衫的手停顿了一下。终于还是……自莫非云师父复活,自己和徒弟们都有意无意的规避了向莫非云提及大荒的现状。现在,东皇太一唤出的假象即将成为现实了么…“玉,别担心。我去去就回。”“恩。”师父,这会不会是我最后一次吻你?


#成王X女玩家# 自打知道了常在江湖飘的媳妇儿怀了。某位殿下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我说你大半夜的能别枕在我大腿上摸我肚子么?”“我这是跟儿子沟通嘛。”“……”生在仙居长在仙居的姑娘突然感到了深深的无力:掌门啊,要是我孩子被他(她)爸爸拉低了智商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补救的啊?


#这不是正常的大荒#(剧透)“掌门,今年的特典是明信片。场取前20。” “恩,那一会儿见吧。我挑一下。”——展会当天“陆张《掌门夫人守则》 ,场取前10位赠送作者亲笔明信片。”……某天机:“……天草我不是画……咳咳……我知道了……”


#新套装#“………………不跳!无论是华尔兹、维也纳华尔兹、探戈或者快步舞都不跳!!!”所有见过了弈剑哥哥的妹子们如是说……【PS:陆掌门您最近是有了什么超时空的爱好么? PS:真的不和魔君试试探戈么?……】



#天机X荒火=HD小天机#这一批新加入天机营的小弟子中有个孩子总能在比武或演练招式时候引起其他前辈的注意。他的气壮山河总能多多少少对对手的造成些回避或者保护能力下降的效果。一开始大家都很好奇这一现象的原因。后来,当某荒火汉子扛着长刀出现在营门,表示来看自己家两只天机时,大家都明白了……


#天机X荒火#(80战场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泰繇你看得到路么哈哈哈哈。”红发的荒火笑的就差满地打滚了,“真的不会撞到别人嘛哈哈哈哈哈哈!”“咣嘡!”“…………” 同队的其他人默默看着被天机一拖鞋打翻的某荒火,默默的扭开了头……傻瓜,人家那是80的战场套啊……80的啊……




#天机X荒火=HD小天机#“爹~我竞技场赢了~”圆滚滚的小天机也顾不得放下长刀和盾牌便扑进了红发荒火的怀里,“爹亲,我赢了弈剑的哥哥!”“不愧是我儿子。”在荒火帮儿子解下护臂的当间,大大的天机笑着揉揉他的短发,“泰繇,拿药箱去。”红发的荒火汉子轻轻揉揉小天机脸颊边的伤口,笑着叹了口气


#莫玉# 当莫非云睁开眼睛的时候,引入眼帘的竟是素色的床帐。坐在床边的男子额上的朱砂印殷红如血,而他脸上的表情则混合了欣喜和悲伤。“莫非云师父……”那个男人迟疑着,还是伸出手抱住了莫非云,将头埋在莫非云的胸口倾听着他的心跳。“……玉……你长大了。”莫非云抚过徒弟的黑发,伸手拥住他


#魔王嫁女#“要受委屈了就回家告诉我或者你爹爹……”白发男人看着戴上凤冠的姑娘,只感觉鼻子有点酸,“你大哥现在管着听雨阁不好做什么。我和你爹还有你二哥没那么多束缚。要是那小子敢欺负你,就算是逃到太古铜门之后也会被我们揪回来……”姑娘眨着和男人一样的蓝色眼睛,笑中含泪,“爹亲……”


#大大和小小#(陆张?)陆南亭看看被自己拎在手里不断挣扎的馒头状的小家伙,又转头看看站在自己面前那穿着师父衣装,也圆溜溜的那只……“把凯枫放下来。”很像卓君武的圆滚滚头上好像爆出了青筋。还没等陆南亭开口,大家就非常有幸的目睹了被爆青筋的圆滚滚的(疑似)前掌门一脚正中左脸的现掌门……


#大大和小小#(陆张?)(接上)“爹。”因为陆南亭松手而摔到地上的白发圆滚滚摇摇脑袋站起身,撒开小短腿儿就跑到了圆滚滚的(疑似)弈剑前掌门身后。“摔疼没有?”圆滚滚的黑发男人伸出手摸摸另一只圆滚滚的头,“没想到南亭变大了竟然会这样对你,凯枫,婚事还是算了吧。”“……爹……”


#小小和大大#(陆张,接上面所有)于是,当大号的白发魔君非常不耐烦的把圆滚滚陆南亭夹在手臂下御剑来到紫薇阁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陆南亭捂着脸被圆滚滚的卓君武训话,而圆滚滚的某只小白毛(不!那个绝对不是自己!)黏在卓君武背后眼角带着眼泪花盯着大号陆南亭的混乱场景……


#陆张#(小预告)是什么人会让曾经的幽都魔君和现任的弈剑听雨阁掌门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新手爸爸们从一开始的手忙脚乱到后来逐渐淡定,那个肉团子慢慢学会说话慢慢摇摇晃晃的走起来……掌门脸上的牙印、三炮哥的黑眼圈……“……儿子又在哭了……”“……真的……再让我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陆张#(鱼腥草)“我警告你!不许给儿子吃那个!”“凯枫,这个清热解毒对小孩子好……” 4岁的陆亦嘉看着餐桌前争论不休的爹爹们,又看了看那白白的根须一样的凉菜,决定还是应该自己试试味道,于是……“呜啊~爹亲~~~这个不好次~~~~~”。陆家餐桌的战局,目前拒绝食用鱼腥草党一比零领先……


#天机X荒火#换上新套装的荒火汉子笑着拍了拍同队弈剑小哥的胸口,“胸肌什么的还是要露出来嘛~”原本想赠送一双白眼的弈剑小哥远远地看到某天机正往这边踱步,便笑的微妙的后退了几步,“恩,是露出来比较好。”“是吧~所以…嗷嗷嗷嗷啊啊!!不要揉我的胸!!”某天机笑的开心“敢露就要敢被摸嘛。”




#玩家+怀光侯#(亲情向)在本体遭受重创之后,小小男孩已经基本没有什么造梦的能力了。 被青年扛在肩上一路逃出北溟之后两个人则因为男孩湛蓝的肤色而被通缉。在野外,青年依旧笑着,拍拍自己的大腿,“阿歌,哥哥我大腿借你枕~”“我才不稀罕…我跟你一起守夜。”“好啦。小孩子多睡觉才能长高高。”那青年笑着对小男孩眨眨眼,“放心,再发噩梦了。哥哥叫醒你。”


#陆张#看着家里二儿子嘴角的淤青和小脸上的擦伤,弈剑听雨阁掌门的脸又黑了几分。儿子自己偷跑下山还弄成这样回来,当爹的可谓是又气又急,可那小子光知道揪着旁边那个短发男孩子的衣摆嚎啕大哭,问他话也不回答。旁边的张凯枫忍无可忍指着男孩,“你说,怎么回事?”“他糖葫芦被抢了,我帮他揍回来”

评论
热度(1)
©Hillda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