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lda_Siren

[莫玉陆张+天机X荒火]这不是正常的大荒(1.1~1.3)


注意:这是莫玉!莫玉!莫玉!是莫老师X鸡哥!【看,我重复了四遍】以及陆张。同时卖卖天机X荒火的CP。这绝不是大家认知中的“大荒”,真的。如有雷同……那不可能。


 

1.1

 

       “‘焰色’莫玉向18N文本《还心》再版!”、“‘花样逗比冠军’陆张向18N新作绘本《十八年的见异思迁》场贩半小时完售。”

       大荒BBS的同人专区,一大早就出现了以上两条置顶消息。在这两条消息的下方,很快就出现了各种晒书以及剧情讨论的回复。当然,也有为CP掐起来的……帖子很快翻出十好几页,而这些,都不是远在荒火教驻地的某位红发汉子目前所关注的。

      “是是是,和您合作很愉快。您的插图费用我会尽快交易给您的。”在回复完密语之后,尉迟斐胥心满意足的躺回了床上。这次《还心》的再版扣除印刷和画手成本还剩下不少,可以给自家妹妹添几件新衣服……

       尉迟斐胥,荒火教弟子。为人热情正直,单纯豪爽,乐于助人。在荒火教教内人缘也可以说是比较好的。而不为人所知的是,斐胥的隐藏身份……大荒同人界冉冉升起的一颗黄暴之星——写手“焰色”。本命CP是莫非云X玉玑子,可拆不可逆。

       在连续几个昼夜的修稿之后,斐胥终于好好的补了个觉。等他醒来的时候,密语信箱突然出现了一条新的密语:“3W金招莫玉写手一起出本。肉文优秀者优先。有意者应龙湖见面详谈。”

       斐胥看了看自己手扎上的安排表,又翻出自己家的家计薄看了看。当下决定回复密语,明天就启程前往应龙湖和主催见个面。3万金可不是个小数目,再加上还不用偷偷摸摸去找书店出本,实在是很适合的合作啊!不过那个见面地点……

       “该不会是因为最近风声紧吧?这么谨慎的主催还真少见……不过,约在应龙湖见面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帅气的弈剑听雨阁妹纸呢。”

 

       斐胥第二天早早的就起了床。为了向没见过面的“主催妹纸”套近乎,他还从床底下翻出了自己出的所有莫玉向的小黄本。一路上,斐胥同学的脑内剧场就没停过,向主催姑娘证明一下自己的码字实力,然后英勇的陪妹纸下本……眼见着应龙湖就在前方,湖边好像还有什么人,斐胥远远地就一嗓子嚎了起来。

“主催菇凉!我来应征……嗷!张三炮!”

走近了才发现情况不对的荒火糙汉子想刹住马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下,斐胥顺手抽出了挂在后腰的双锏准备迎敌,可没想到……那装着小黄本儿的布包被这么一抽,直接向着白发魔君而去了……

“哗啦!”

……………………眼睁睁的看着各种18N封面的同人本天女散花一般砸到白发魔君脚边。尉迟斐胥同学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不能好了……而就在他纠结是先羞愤自杀还是和某魔君拼命的时候。站在他面前的某位白发魔君突然愣了一下,而后顺手捡起了地上的某本All玉23N调X本。

“这也是你的作品?……你就是‘焰色’?我等的就是你。”

“哈?”

“我包吃住,3万金等通贩之后给你。我们先来谈谈这次本子的内容吧。”

这次,尉迟斐胥同学是真的不好了……

 

1.2

 

如果人生可以倒带,长孙泰繇希望自己没有产生过YY张凯枫这种愚蠢的念头,更不要说愚蠢将这个念头画出来并打印成册。

他现在只希望能从对面人手中夺过这些愚蠢产物的其中一本,然后一个盾抛……啊不对是飞云断扔到太古铜门后毁尸灭迹……等等这样好像行不通。

坐在他对面的是玉玑子。

前任王朝二国师玉玑子。

长孙泰繇很忧郁,无论如何出本还被熟人识破马甲都是件非常非常尴尬的事情。而当识破马甲的不仅仅是你认识的人,还是位于敌对阵营的人时,这种尴尬可以升华为羞耻。给你的敌人看这种YY产物绝对是羞耻PLAY,关键是谁是被PLAY的一方。

玉玑子一比零领先。

这也许是来自秦天云将军的怨念,因为他当初还是个新兵蛋子的时候把对方的残魂捅了个对穿;也可能是因为那年在太古铜门的前线看到的一个让他至今难以忘怀的身影,外加长期压力过大(天机营长官日常谈心内容“你小子怎么还不带个姑娘回来让我们看看”)和欲求不满(练就左右互搏之术的根本原因)而导致眼前出现了幻觉。也许我该去裂缝杀上一个来回放松放松心情,他想。

长孙泰繇在脑内裂缝中面目狰狞大杀特杀一挑二三四打得战五渣们七零八落再跟BOSS搅到一起弄得血糊刺啦把对方干得屁滚尿流场面可谓血腥暴力无比未成年人需在成人陪伴下观看,表面上却装得无比严肃正经换上一套天机营校服可以直接上年终总结大会给师弟们做本年度工作总结。

“哗啦,哗啦”玉玑子慢悠悠的翻着手中的纸制品。看上去好像在认真阅读这本少儿不宜实际上成年人也不太宜在公众场合阅读的非正规出版社出版读物,简称:小黄本。

然后他停了下来。

回过神的天机一眼撇到二国师大人正在看的那页内容后再度因为震惊而魂游天际去了。

本子摊开的那页上画着一个全果的汉子,一个浑身涂满了不明白色液体神色无比荡漾的张三炮。

玉玑子专注的盯着那页果体汉子。他凝望着那张图片的眼神深邃而意味不明,仿佛那不是一张图片而是一只真正四仰八叉躺在他面前的张三炮。

千万别是我想象中的那样,长孙泰繇的灵魂为自己看到的情景打了个颤。

当然不。

国师玉玑子是个心思深沉有故事的人,他脸上写着一你不能真的以为是一,有可能他心里想的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清一色自摸。

事实是,玉玑子压根没在看这本小黄本,他只是在一边思索着一件事情的同时做出翻书的动作,单纯的在翻到那张图的时候陷入了沉思。他对张凯枫真人果体没什么妄想,更不会对着张凯枫的果体小黄图产生多少妄想。

天机表示他一点也不想知道玉玑子在想什么,他只想知道:现在传送回营地还来得及么?

国师大人向来对打击对手不惜余力,并且不会因为手段下流而不屑于用它。能否达到目标才是值得考虑的问题。

小黄本是打击对手的重要道具。玉玑子嘴角扬起一个让天机感到毛骨悚然的弧度,和纸上眼神妩媚的果体张三炮大眼瞪小眼。

小黄本尾页印着:感谢您对本书的支持,请给卖家五星好评哦亲~

这是一本ALL张三炮R18纯肉本。

长孙泰繇的灵魂忍不住抖抖抖。

 

1.3

 

 

“住手啊!爱海雾啊繁亩利啊【不要怀疑,就是那句“I have afamily 啊!”】!!!!”这是斐胥(被迫)进驻应龙神殿前的最后一句话。

 

身为一只近战派的荒火,斐胥自然是……从没有进过应龙殿副本的。别开玩笑了!一个近战系的荒火进应龙神殿不就是送死呢么?更不要说还是被二BOSS揪进应龙神殿了……于是一路上,斐胥非常认真的,各种鬼哭狼嚎意图逃走。

“我还没见过冠军太太啊!我还有妹子要养啊!我还没对象儿啊!三炮哥您大人大量让我走啊我倒贴您3万金都可以啊!”骨气?那是什么?被幽都魔君揪着衣领子直往应龙神殿拖的尉迟斐胥同学认真的表示自己没那玩意儿。又不是牵扯自己妹子或者本命CP,干什么不惜命啊?六道轮回虽然不贵但也是钱啊!钱啊!……等等,这么说起来3万金真的很大一笔啊要放弃还是好肉疼啊要再出本才能挣回来啊最近认识的画手大大身价又涨了都快请不起了……哦嗷嗷嗷嗷嗷啊!!

被丢进神殿的荒火还趴在地上没缓过劲儿来呢,就见着一双明显是非人类生物的脚出现在自己面前,“……妹子,看来哥哥今儿是要交待在这儿了……咱家存折在我左边床角第三层被子下面你别乱花……”

“禺强,他就是‘焰色’。”

被拎起来的斐胥默默的和应龙殿大BOSS大眼瞪小眼了半天,然后……

“张凯枫你驴我呢!写出那些经典23X的怎么会是个糙汉子!‘焰色’太太明明应该是龙巫宫三无萝莉才科学啊!”禺强的表情分明是一脸嫌弃,而旁边扛着棍子的无支祈盯着被禺强拎着的红毛荒火看了半天,“我怎么觉得……”

觉得什么?觉得我应该是大波御姐?我特莫的取个ID就是为了不被熟人发现老子在暗戳戳的出小黄本,我特莫爱取什么ID都是我的自由好吧!我这个ID碍着你们啥啦?我是萝莉是御姐是汉子跟我写小黄文有个屁大关系啊!你们这群脑子被门夹了的混蛋以后信不信我以后把你们拉进购买黑名单啊!诶,等等……这个购买黑名单好像还真可以有,上次有人高价倒卖本子……

“上次展会摆摊的时候投喂梅子糖的荒火人妻哥哥!!”

……能不提“人妻”那俩字儿么?……哪怕是处于被揪着后衣领拎起来的状态,斐胥也习惯性的做出了无奈单手捂脸的动作。我不就是习惯性的做点手工糖果讨好妹子们么!我不就是还顺手做点点心投喂一起参展的其他作者么!我不就是还顺手做个盒饭什么的参展的时候当午饭么!“荒火人妻哥哥”是个什么gui啊!谁特么的给老子起的外号啊!有本事你站出来老子分分钟把你锤炼成渣渣!……麻蛋……这里是应龙殿吧……上次展会……“别告诉传说中的‘水龙头组’就是……”

“是啊是啊,就是我们啊。”

……我说猴子先生你真不觉得这个时间这个地方这么“认亲”非常不妥么?!谁给我杯茶让我缓缓先……

“上次的梅子糖是你做的?挺好吃的嘛。没想到‘焰色’你还有这样的技能啊。那我们修罗场期间的伙食也交给你了。”等等,那边挑眉的冲我笑的挺开心的魔君大大,你是主催吧,你叫一个写手煮饭你的人性呢?不对,你的魔性,也不对!总之就是,你的职业道德呢?!也不对,人家正职是世界BOSS……

深感自己心塞的一缸通心粉都救不会来的红发荒火默默地抬起头看着神殿顶……“已经过世多年的爸爸和麻麻啊……儿子我今天……好像见到了世界的终极啊……”


【TBC】

评论
热度(2)
©Hillda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