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lda_Siren

微博天下3段子,更新

#近期的天下3段子说明# 天机哥哥名为长孙泰繇。荒火哥哥名为尉迟斐胥。提及的两只云麓:一只师哥姜意云,另一只是师弟任佳符。师弟的爹亲其实是天机营的将军。以后大概还会有狄戎和龙巫哥哥或者另一只腹黑云麓勾搭玉心妹纸的段子吧……恩,大概……顺说,天机哥哥是想了很久才熊抱了荒火哥哥说喜欢的。


#天机汉子X荒火汉子#“到最后我还是谁都救不了!”这是泰繇跟随云麓弟子在裂隙找到斐胥时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那刚强的荒火汉子便陷入了深深的昏迷。泰繇不知道郁结在胸口的那种痛楚代表着什么,只是直觉性的不希望再看到斐胥露出那种绝望的表情。而当泰繇无意中撞见斐胥散下发赤裸着上身练武之后…心头那种郁结的疼痛便开始转化为别的情绪……促使着心脏强烈的鼓动。


#云麓X云麓#从师哥被救出北溟过去了好几个月…端着药碗的云麓担心的看着坐在树下小睡的同门师兄。当时和师哥一同被救出的人已经踏上了新的旅途,但是师哥却生了一场大病,只能暂时驻留仙居。“意云师哥…醒醒,先把药喝了。”即使在睡梦中也微皱着眉头,师哥你在北溟究竟遇到了什么…如果我再强一点…


#云麓X云麓#眼见着自家儿子到了该出门拜师学艺的年龄,一直驻守边关的将军特意回了趟家,想问问儿子的意思。在书房里,当爹的刚提起拜师一事就见着儿子猛地跪下了,“虽然孩儿一直学习天机营的招式,可…孩儿想拜师云麓仙居门下!”暴跳如雷的老爹不知道,自己儿子七岁那年,遇上了个小小的云麓弟子…


#天机X荒火#“啊,真要说的话。你们可以偷偷拿掉荒火束发的发饰或者头盔看看。”被师兄师弟堵着追问荒火萌点的长孙泰繇想了一会儿给出了这么一个奇怪的答案。 之后的三个月,上天机营堵门揍人的荒火汉子就没断过……当然,一切的始作俑者也毫不意外的……“泰繇,我们来好好切!磋!一!下!”


#天下HD#“哼,区区小短腿儿天机新兵蛋子还想赢我支离……”怎么这么大块阴影……?“泰繇,就这馒头昨晚欺负咱儿子。”高大的荒火汉子狞笑着捏捏拳头,那一口白牙叫一个闪亮啊……而他身边的天机汉子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杀气已然爆棚,“听我媳妇儿说……你昨晚揍我儿子?”


#天机X荒火#多年以后,天机营迎来了新一辈弟子。给这群新兵蛋子训话的岳满忠发现其中有位少年眉眼间透出的英气很是熟悉。就像…当年站在天机大营外,扛着长刀的那个荒火……而很快的,在新兵较量中……“长孙齐英在此!还!有!谁!”黑发黑眸透出的别样的张扬……岳满忠突然不想去猜测这娃爸妈是谁了


#天下HD#…荒火汉子盯着电脑屏幕整整一下午了…刚回家的天机汉子普一进门就感觉到了某人呼呼而来的怨念之气。“怎,怎么啦?”“为毛木有荒火,地域歧视是吧?为毛云麓会是红毛?明明是我们荒火更适合红毛啊。”面对着明显已经抓狂的荒火汉子,天机哥哥只能默默捂脸表示…开花组这么设定我能有啥办法啊


#陆张#“小枫,今天的粥很香。”白发男人端着碗在床边站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转身将碗放到一旁的桌上。“也是,吃了这么久的粥。那我们晚上喝汤如何?”他熟练的将床上没有任何生气的青年揽入怀中,“小枫你又瘦了。这样不好好吃饭……我和师父都会担心啊。你看……这样我又摸不到你的脉象了。”【报社】


#陆张#(做饭)等陆南亭风尘仆仆的推开家门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端着大碗稀饭和咸菜正往厨房走的张凯枫。陆南亭和张凯枫大眼瞪小眼了半天,突然抬手揉了揉额头:“一定是这几天忙着案子太累……”“师哥你别自作多情。这是我出门吃早餐没吃完打包回来的。今天我家老头找紫荆去了。我先住你这儿。”

评论
©Hillda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