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lda_Siren

【秦时】镜像

        虽然已经是子夜时分,但是楚国都城的某处深宅却灯火通明。

        策马回报的探子已经在门口跪了有些时候了,冷汗涔涔的他现在只希望坐在主位的白衣男子能放自己一条生路。

         “派出三百人都让他们逃了。”在得到消息后沉寂了许久的男人终于开了口,“荆兄可不会高兴。”

        闻言,探子只觉得刹那间背后已经一片湿冷,看来自己与死在那个男人剑下的其他同伴也只是黄泉路上前后脚。且不说主位上的男人帝国第一剑客的名号,刚刚他口中的“荆兄”正是现在大将军府的红人。更不要说这两个男人背后的势力……

        就在探子绝望之际,门口倒是传来了一个娇俏的声音,“爹爹,师叔实力不凡,三百军士拦他不住也在情理之中。不若让女儿……”翻身下马的少女并不像帝国其他少女一般身着裙装,但那一身软甲却为她平添了几分英气。

        主位上的男人听到少女的毛遂自荐也只是微微皱眉,“小庄离了咸阳还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冲破包围,定是有人相助……兰儿,大将军可接到消息了?”

         “少羽说:‘既是先生同门师弟,便全凭先生做主。想必先生也会给荆先生一个交代。’原话就是这样的。”少女听男人话锋一转,也是猜出了男人不希望自己轻举妄动。她心里虽是有些不甘,可也不敢继续刚刚的话题,只能顺着答了自家父亲的问话。

        隐匿的阴阳家,广收门徒的名家,曾经支撑秦国的法家……小庄,你这些年倒是和很多人“交好”呢……还有那秦国的太子嬴政。思及此处,主位上的男人沉下脸色。师弟卫庄正是为了那嬴政的孩子才胆敢与帝国作对,硬是护着那孩子冲出封锁。

         “来人,备马。”白衣男人从主位上起身的一瞬,周身便弥漫起了肃杀之气,“兰儿,你随我去一趟墨家。虽然荆兄与我私交甚笃,但这走了要犯,我还是要去赔个礼才是。”

         “是!父亲。”


         白衣男子与女儿骑着名驹向墨家圣贤庄而去的同时。某条不知名的山野小路上,骑着马的三个人则是机警的寻找着夜里歇脚的地方。

         为首的男人有着一头罕见的银色长发。他身上的玄色大氅因为之前的恶斗有了些破损,可却没有折损男人身上那种从容的气度。

         “阿爹,白凤哥哥已经来了消息。他和赤炼姐姐已经向着这边赶过来了。”跟在男人身后与另一个男孩子共乘一骑的少女抬手放飞一只翠色小鸟,“天明,你还好么?”

         “嗯……”坐在少女身后的男孩子闷声应了一句,过了半晌才小心翼翼的看向银发男人:“师父,是我连累了你和师姐。”

         “因着你是我徒儿我才将你救出来,旁的,也没什么原因。”银发男人定定的直视前方。师哥很快就会追上来的……不仅仅是为了天明,更是为了抓住自己。答应嬴政保护天明不过是个顺水人情,如若不是因为这小子天资聪颖且在剑术方面颇有造诣,自己也不会有了收徒的念想。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想办法避开师哥和墨家的追击……

         “天明,别乱说些有的没的。”坐在前方的少女扭过头看了自己师弟一眼后便专心驾马,“入了我聚散流沙的门,便是门下弟子。我和阿爹怎么可能放着你不管。”少女言语间已经有些不悦,原本因为追兵而冷着的一张俏脸更是阴沉了几分。

         “是……”见着男人和少女是这般态度,名唤“天明”的男孩也不再说话,只是默默握紧了系在腰间的那柄宝剑。

       闻名天下的第一名剑——天问。父亲死前传给自己的这柄利器,恐怕也是楚国的目标之一吧……


       长夜未央,没有人知道在这样的巨变之后……未来会是怎样的光景。


【END】

评论
©Hillda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