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lda_Siren

【秦时明月衍生】(聂卫龙麟明羽)后妈?

后妈?

 

=========================================================

“那么,今天课就到这里。卫麟同学,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站在讲台上的男人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目光不经意间扫过教室里那相较之下有些扎眼栗色,思索着一会儿该怎么进行说服教育……

不仅仅是以导师的身份。

“怎么着?盖聂,这才新婚就精神萎靡啊。我知道你这是好不容易才和卫庄老大喜结连理。但是这好歹也是悠着点……”才放下教案课本,打趣的就来了。盖聂一抬头,果不其然是某位平日里很没正型的高数老师。因为曾经的情敌关系(大雾!)以及现在的连襟关系(更加大雾),在大学里,他和自己关系自然是相较于其他同事要更近一些,“所以说,后妈~不好当啊……”

“盗跖,你说错了,是继父。”重大问题,必须纠正!

“就算再怎么不好当,盖聂老师也不会和我爸离婚的啊。”

俩大人一抬头,人家才把头发染成栗色的妹子正靠在门边冷笑呢。每次看麟儿冷笑的时候盖聂都会在心里默默感叹,麟儿不愧是小庄养大的孩子。这爷俩冷笑的样子真的很像。当然,麟儿也是把小庄的某些说话方式学了个十成十,回家以后还是再找个机会还是跟小庄谈谈好了……

“呃,我还有事。先走了啊。”开玩笑,那卫麟妹纸可是校剑道部的部长,虽然是竹木剑,可挨上一下子还是受不了啊。盗跖当下就站起来往门口奔去,清官难断家务事,还是交给盖聂自己去处理闺女儿的问题吧。

卫麟倒也不在意盗跖的态度,径直走到盖聂身边,“请问……盖老师有何见教?”自打盖聂和卫庄结婚以来,卫麟就一直这么叫盖聂,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学校。盖聂也明白,卫麟这是在闹脾气。由小庄一手教导出来的麟儿当然是个好姑娘,当然,不考虑她轻度恋父这一点的话……

“麟儿,你的头发还是染回黑色吧。”

“我觉得挺好,我爹也觉得很好看。”就这一句话,硬是噎的盖聂半天没说出话来。曾经盖聂也是学校辩论赛中的优秀辩手,但是现如今面对着伴侣的孩子,有的时候真的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见着盖聂被自己噎了一句,卫麟倒也是没有任何愧疚神色,“盖聂老师您还有什么要说的么?如果没有的话……剑道部今天下午还有训练。”姑娘很自然的一抬腕子,露出了白色的运动腕表,不想谈下去的意图很明显。

事已至此,盖聂也只能无奈放行。看来和小庄谈谈孩子的教育问题的安排必须提上日程了!

 

卫麟这前脚刚出中文系教学主楼,就见着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子冒冒失失的冲自己跑了过来。这小子果真像他老爹,卫麟摇摇头迎了上去。

“师姐,听说你被单独留堂了?”

“是啊,被你干爹留堂了呗。”卫麟有些不满的抬头瞥了一眼比自己还高出一个头的荆天明。这小子这几年是吃了什么了?明明前几年还和自己一般高的啊!

“诶?大叔为什么留你?你期中考试挂科了?”荆天明说到这儿倒是一愣,“不是吧!师姐你这个‘别人家的孩子’也会挂科?”

“挂你二大爷啊。你师姐我会挂科么?要说被你干爹发现咱们私下揍了本校的小混混可能性都还大些。”卫麟扬手就给荆天明头上来了一巴掌,“没见着你师姐我染头发啦?”

揉着脑袋的荆天明一脸委屈,“师姐还是原来的黑发好看,再说了,少羽的发色也是栗色的啊。”他这不提还好,卫麟姑娘是一听“项少羽”这三个字就炸毛了。一把拉过荆天明的胳膊就挽上了。这一挽,荆天明倒是僵住了,“姐姐啊,您就放过我吧。我背上被少羽打得那青一块紫一块的都还没好全呢。”

“少废话,你再不配合……我就直接去告诉项少羽,说咱俩毕业就扯证。”

龙且我恨你,龙且我恨你,龙且我恨你……大叔啊!求求您想个招,让卫庄大坏蛋快点收了我这彪悍的师姐吧!

 

好不容易解决了公司的应酬外加客户的签单,本来志得意满的想着回家好好炫耀一番(顺带寻求治愈)的。但是才一回家,就看到师哥和闺女儿互相不搭理的冷战状态。就连身为流沙科技公司BOSS的卫庄都不由得用扭头捂脸,表达了自己的忧郁之情。但是,这都进门了,也不好再出去啊,只能硬着头皮面对了。

“爹你回来啦。”贴心小棉袄自然是一个扑抱,缩到爹爹怀里小猫一样的蹭蹭蹭去了。当然,精明如卫庄,自然明白依着自己闺女儿现在这表现是在外面遇上问题了。于是,BOSS大人这边搂着闺女儿宠爱的摸摸头,另一边,眼睛可是盯着站在厨房门口的师哥的意图求证。

“师哥,我回来了。”

“嗯,等会儿就开饭。”盖聂对卫庄点点头,又回厨房里忙去了。

师哥这是有事……夫夫之间的心灵感应让卫庄先生明显感觉到了自家师哥意图详谈的意思。那么,眼下还是先来找自家的闺女儿套套话吧。另外,自打自己和师哥结婚以来闺女儿好像就开始就不粘自己……等等,拔跋的忧郁什么的,可别想多了!

“染了头发之后有没有不适应的感觉?”卫庄BOSS在沙发上坐下,开始启动套话模式。前一周闺女儿突然拉着自己说想染个头发换个心情,她这表现怎么可能是心里没事。今天看着也是一副努力装出兴致勃勃的样子……

“身上倒是没什么不良反应,就是……有些人看着不顺眼想让我染回来。”

果然主要还是在和师哥闹别扭……卫庄BOSS此时此刻是多么想低头扶额啊。但是为了家庭的团结……,“乖,栗色挺好看的。”

 

“小庄……”

“师哥……”

吃了晚饭,看了无聊的电视节目,才新婚的夫夫终于是回了卧房。刚进房间没一会儿,两个人就像是为了显示情谊深厚一样同时开了口。这一开口,两个人又都愣住了。

“师哥,麟儿最近……”闺女儿要是心里没什么别的事,是不会这么“适应不良”的。

“应该是恋爱的问题。”盖聂老师略微沉思了一下,决定还是告诉“内人”自己今天白天在学校里看见的情况,“麟儿跟天明好像走的很近。”眼见着“内人”意图暴走,盖聂老师非常机警的伸手一带,把卫庄BOSS扑床上了。“小庄,天明是个好孩子。”盖聂老师的一张脸,此时看上去非常的正直,“你也知道,荆轲一直忙他的刑侦工作……”

“然后他家的小废物点心就拐了我家的麟儿!”此时,卫庄BOSS的面目很是狰狞。

“小庄……天明基本是我带大的,他是个好孩子。”在品性方面,盖聂老师觉得自己对荆天明同学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天明基本都是自己在带着嘛。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要是麟儿真的是因为喜欢天明,有顾忌到小庄的感受才没说……

“师哥,麟儿三岁开始就跟着我生活……我那么优秀的闺女儿怎么可能看上荆萝卜家的小鬼。”被压住的卫庄BOSS自然是非常不满的开始挣扎。明天确实是星期六,但是也不能这么折腾啊!

“小庄,我今天看到麟儿挽着天明的手走掉了。麟儿是你带大的,你更应该相信她的眼光。”知女莫若母这句话盖聂想了想,还是没出口。

有首歌怎么唱的来着?对了,叫做“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现在,知道“真相”的卫庄BOSS真的要眼泪掉下来了。自己养了十几年,那么乖巧,那么贴心,那么……“师哥,你手放哪儿呢……”

“我只是帮你做一下心理建设。”

 

因为参加了学校的剑道部,卫麟周末的时间被占用了大半。这样的付出与收获可是成正比的,在卫麟的带领下,Q大剑道部在校际大会上可是颇有斩获。就连原本只是想让女儿在学校锻炼锻炼,不要荒废了剑术的卫庄都对此有些意外。闺女儿虽然不是自己亲生,但是在剑术方面的造诣确是像极了自己。每到了这个时候,那种身为人父的骄傲便会油然而生。当年同样是剑道部主将,燕丹,荆轲谁家孩子能像麟儿这样优秀。无论是那个看上去文文弱弱的高月还是傻乎乎的荆天明,用句时髦点的话,就那俩,在麟儿面前简直就是战斗力连5都没有的渣渣!

可就是这样优秀的自家闺女儿竟然喜欢上了荆轲家的小萝卜!

卫庄BOSS很想捶胸顿足,但是介于目前自己还躺在床上……BOSS伸手狠狠捶上了身边的那谁的胸口。

就在卫麟出门参加剑道部训练的这周六清晨,卫家发生了“家暴”惨案……

 

“麟姐,学生会会长在外面指名找你。怎么办啊?”

正在指导新部员训练的卫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凤眼一瞥,好看的唇角微微上扬,倒是亮出了一个卫氏冷笑。项少羽,我也正打算找你呢。

“子聪,你去叫领着新生二队做基本练习的天明过来。”

“呃……叫副部长来,么?”

“去吧。”我倒要看看天明小子你还有木有良心,站哪边。卫麟不慌不忙的往训练场馆门口走,果不其然,某位大少爷靠在门边正等着自己呢,“今天会长大人怎么想起来驾临我们小小的剑道部啦?”

“用这么大的体育馆训练,剑道部也不能称之为‘小’吧。”

“哪里哪里,会长大人之前还在每月例会上表示想削减我们剑道部的预算呢。要是不小,您怎么能有这个心思啊。”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不过,这双方所喜欢的,可不是同一个人就是了。

“我今天是来向卫麟部长讨教的。”这边厢,项少羽重瞳子一眯伸手握住了带来的竹剑。卫麟又哪儿是吃素的啊,卫庄养大的闺女自然是不会轻易吃亏。

“讨教哪儿敢当啊,不如……好好切磋一下吧!会长大人!”

 

荆天明远远就见着某个一脑袋红毛的家伙卯着劲儿往剑道部冲,这几天来的怨念自然也是憋不住了。将就着手里的竹剑就投了过去,打不死龙且你丫的,小爷我今天也要出口恶气!看着红毛小子一个闪身躲过了竹剑,荆天明倒是闲闲的抱臂,等着龙且找上门来。

“天明你干什么!我找你惹你了?!”学生会正直的副会长一把揪住了荆天明副部长的领子。

“你小子还就别提这茬!气得我师姐一个人躲在防具堆放室里面哭,你出息啊!”有个刑警队队长的爹,荆天明空手功夫也不差,一拳头把龙且打了个踉跄,“我大叔跟他爹结婚那会儿我姐都没哭,你小子还真有本事啊!”

“荆天明,你个脚踩两条船的混蛋!有麟儿了你小子还招惹少羽做什么!”

好么,这边也动上手了……

 

“住手!”异口同声的喝止,但是拉架的对象可调了个。卫麟挡在了龙且前面,而项少羽则是抱住了天明。

这下可算是真相大白。不过,两位副职人员脸上都不同程度的挂了彩就是了。

 

盖聂老师本来想趁着周六给老友打个电话商讨一下孩子们的问题,他正揉着青了一块的胸口拨号呢。就听见家门被打开的声音。这时候卫庄正从卧室里走出来打算让师哥做点吃得填肚子。

先进门的是麟儿,她身后跟的是一个红头发的高个子男孩,再后面是荆天明和项少羽。红发男孩进门之后就有些拘谨,但是卫麟拉着他在沙发上坐下,然后拉过卫庄,“爹,这是我男朋友龙且。龙且,这是我爹卫庄。”

这一下倒是让卫庄和盖聂都愣住了。当然,精彩的还在后面……

“龙且,那是我二妈,盖聂。当然,你可以叫他盖聂老师。”

“……大,大叔,原来你是嫁啊?”

盖聂老师,今天也十分认真的考虑着,应该找时间和自己内人(重音)好好谈谈,那些有关于女儿的教育问题……

 

【END】


评论
©Hillda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